返回

尽致 第277回 错位

「当然知道。」周慈说,「他们兄妹感情很好,博妄这些年一直在找久久。」

四周忽然一片死寂。

沈持仿佛失去了五感,整个世界里只剩下了那句「他们兄妹感情很好」。

兄妹……宋博妄和常久,是兄妹?

「兄妹?」蒋跃是三个人里最先反应过来的一个,「常久怎么可能和宋博妄是兄妹?」

淮西谁不知道,常久是常家的千金,常儒岭捧在手心的小公主,谁会对一个不是亲生的女儿这么疼爱?

蒋跃这一问,周慈终于反应过来了,他们三个,之前似乎并不知道宋博妄和常久的关系,甚至怀疑他们两人有私情。

这倒也不意外,毕竟她之前也有过同样的怀疑……

周慈正这么想着,保姆已经把宋博妄带了出来。

宋博妄看到周慈和沈持站在一起,立刻露出了不悦的表情,他上来睨着周慈,「去那边喝你的燕窝。」

周慈很懂事退下了,沈持来找宋博妄,必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谈。宋博妄的视线从沈持的身上扫过,依旧是平时那副嚣张的模样。

沈持盯着他看了很久,宋博妄的这张脸,的确和常久有几分相似。

他以前,从来没有注意过。

宋博妄被一个大男人这样盯着看,愈发不悦,正要骂人,忽然听见沈持问他,「她为什么会是你妹妹?」

宋博妄瞟了一眼那边吃燕窝的周慈,无所谓地笑了起来,「和你有关系么?」

「你们已经离婚了,以后看见她,记得滚远一点。」宋博妄往身后看了过去,保镖已经带着沈曼往这边走了,「把你妹带走,别让我再看见你们。」

沈曼这段时间消瘦了不少,宋博妄虽然没有要了她的命,但她天天被关在祠堂里,快被关出精神病了,看到沈持之后,情绪一下子爆发了出来。

沈曼扑到了沈持怀里,哭得泣不成声。

沈持心疼不已,手掌摸上了她的头发,柔声说,「没事了,以后不会这样了。」

宋博妄看着他们兄妹团聚的温馨画面,讽刺一笑,同蒋跃和周正说,「赶紧带人走,别在我这里碍眼。」

沈持一行人离开,偌大的院落又一次安静了下来,宋博妄转身,朝着木桌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
他在周慈的对面坐下来,质问她,「是你跟沈持说的?」新

周慈老早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她放下了勺子,和宋博妄道歉,「对不起,我以为他们已经知道了。」

宋博妄冷哼了一声,转身去打电话了,没跟她算这笔账,周慈松了一口气,继续喝着燕窝。

回到病房快半个小时,沈持都没有从真相中缓过神来。

他想过无数种可能,唯独没想过,常久不是常家的女儿,她和常家半点关系都没有。

也就是说,从一开始,他就找错了人。

而他加诸于她身上的报复和仇恨,本就不应该是她承受的……

他究竟做了什么?

沈持双目猩红,嘴唇都在轻轻颤抖着。

蒋跃、周正和岑湛北三个人站在对面,面面相觑。

刚刚蒋跃和周正和岑湛北说了这件事情,岑湛北也很惊讶。

常久和宋博妄的血缘关系,不止是证明了他们没有男女之情这么简单,还全盘否认了沈持先前的行为……

嘭!沈持一拳砸在了墙壁上,手背顿时出了血,因为急火攻心,他的喉咙里再次涌起了一股腥味,温热的血液从嘴角流了出来。

「沈持!」岑湛北忙去拽着他往病床上拖,「你冷静一点行不行?真的不要命了?」

沈持甩开了岑湛北的手,忽然笑了起来,清俊的五官,在这一刻显得有些狰狞。

「兄妹,他们是兄妹。」血水从他的嘴角渗出来,「我做的一切,都成了笑话。」

他的处心积虑的报复计划,选错了对象,伤害了一个无辜的人,还因此将她彻底推出了他的世界。

他无法想象,常久在知道她不是常家的孩子时,是怎样的心情。

难怪她会嘲讽他说「活该」,难怪她总是用那样冷冰冰的眼神看着他,难怪她在他误会她和宋博妄有私情的时候,没有一句解释。

她应该已经的对他彻底绝望,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愿意同他说了。

「不是,我还是弄不明白,常久怎么会是宋博妄的亲妹妹?」周正实在捋不清这中间的关系,「既然他们是兄妹,常久为什么还为了常擎的手术做这么多?」

「她跟常擎的感情,和有没有血缘关系无关。」岑湛北是见证过常久对常擎有多关心的,即便没了这层关系,常久也不可能放弃常擎。

「我们早该想到了。」岑湛北思考了一会儿,分析说,「常擎需要做肾脏移植,医生会率先考虑直系亲属移植,按常久对常擎的关心程度,一定会冲在最前面做配型。」

「因为他们不是亲姐弟,所以配型没有成功。」蒋跃接过了岑湛北的话,「难怪,我之前都没有想到这一层。」

「就算是直系亲属,也有配型不成功的时候,不过,配型的时候,能检查出来双方有没有血缘关系。」岑湛北说,「两个可能,第一,常久在配型之前就知道了他们不是亲姐弟,但还是不死心去试了,第二就是,她拿到配型结果,才知道自己的身世。」

但,不管是哪一种,宋博妄肯定是早就知道常久的身份,否则不可能这样毫无保留地帮她。

岑湛北先前就觉得很奇怪,如果只是男人对女人的感情,宋博妄何至于做到这么伟大,甚至还容忍常久身边有个梁寅的存在,和梁寅联手来对付沈持……

眼下,他们的关系一揭晓,一切都有了答案。

沈持又一次倒了下去,昏迷不醒。

岑湛北为他做了身体检查,查不出什么明显的症状,应该只是情绪起伏太大,或是受不了这样的刺激。

安静的病房里,三个人看着昏迷过后的沈持,先后发出了叹息。

周正说,「常久也挺不容易的,我现在知道她为什么会对沈持这么狠了。」

「这一次,他应该会彻底放手了。」蒋跃看着病床上的沈持,若有所思,「也好,一开始就是错的,是该回归正轨了。」

周正还是很好奇,「你们说宋博妄是怎么找到常久的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