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尽致 第272回 先兆流产

“医,医生说,有先兆流产的迹象,孩子不知道能不能保住……”保镖低着头,说话都结巴,根本不敢去看宋博妄,怕被他用眼神杀了。

常久和梁寅听见这话,不约而同倒吸了一口气。

周慈怀孕了……?

常久一段时间没见过周慈,没想到她竟然会有孩子,但冲宋博妄之前的态度,她又觉得,这两个人不大可能和好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常久对他们说,“你们去外面守着吧。”

两个保镖赶紧往急诊科大门那边去了。

私人医院,夜里很安静,急诊走廊里也没有别人。

等保镖走远了,常久才去和宋博妄说话,“先冷静,医生会尽全力救孩子的。”

凭她对宋博妄的了解,他应该是想要这个孩子的,否则不会这么着急跑过来,当然,这一切的前提,源于他对周慈的感情。

虽然宋博妄对周慈态度恶劣,也不肯承认自己对周慈有感情,但常久早就看出了端倪,之前才会劝他,不要对周慈太绝情。

周慈在急诊抢救室里待了一个多小时,直到她出来,宋博妄都没有说过一句话。

常久站在宋博妄身边,抓着他的手,他的手冰冷得不像话,掌心都是汗。

医生出来后,常久马上上去问周慈的情况,“请问,患者怎么样?”

“打了几针保胎,孩子暂时没事了,”医生说,“病人有点营养不良,体虚,你们家属得多给她补一补,不然这孩子迟早出事。”

“好,好,谢谢您。”常久不断点头。

医生说周慈得住院打保胎针,梁寅便去安排了住院手续,把病历本和住院单交给了宋博妄。

宋博妄接过来放到一边,“你们先回去吧。”

常久放心不下他,“我和梁寅在这里陪你一晚吧。”

“不用。”宋博妄拒绝了,直接看向梁寅,“带她回去。”

拗不过宋博妄,最后常久还是被梁寅从病房带出来了。

但她放心不下,路上还在叹气,“他和周慈,怎么办啊……”

“他们以前,发生过什么事么?”梁寅看过几次宋博妄和周慈相处时的态度,跟对仇人似的,周慈逆来顺受,很病态。

不过,宋博妄应该不会平白无故对一个人这样。

“我也不清楚。”常久想起周慈之前说过的话,推测,“可能,她对他造成过不可逆的伤害吧……但,我觉得,哥一直没放下她。”

梁寅拦住常久肩膀,拍拍她,“明天去医院看看情况,你身体也没有完全康复,我们早点回去休息。”

常久和梁寅离开后,宋博妄便走到了窗户前,背对着病床站着。

他的目光落在了天边的月亮上,今天晚上的月亮很圆很亮,和母亲出事的那晚一样。

她生前最喜欢看月亮,却在这月亮最圆的一夜,彻底离开了,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……

想到当年的那一场背叛,宋博妄的拳头狠狠捏了起来,静谧的病房内,能够清晰听到关节咔嚓作响。

他嘴唇紧绷着,视线一动不动,思绪早已飞向了远处。

直到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,宋博妄才转过身。

彼时,床上的周慈已经醒了,只是脸上仍然毫无血色,她扶着床坐了起来,看到他以后,眼底闪过了一丝慌张和躲闪,手下意识地摸上了肚子。

宋博妄看到她这个动作,迈步走向了病床,周慈下意识往后退,宋博妄俯身靠近,捏住了她的下巴。

这回周慈避无可避,她舔了舔干涩的嘴唇,“孩子是不是已经……”

“怎么,你很希望我的孩子死?”宋博妄打断了她的话。

周慈摇头,她怎么可能有这种希望,只是,她记得自己流了很多血。

这一胎,本来就是意外,她之前已经流产过一次了,再怀一次都不容易,第一次流产的时候,医生就提醒过她,以后怀孕很容易习惯性滑胎。

经过了以前的事情,周慈的身体素质已经很差了,这段时间被宋博妄关着,吃不下什么东西,体重掉了快十斤,都快营养不良了。

这种情况下,肚子里的孩子,怎么可能留得住?

“你敢让我的孩子出什么事,我会拉你的亲朋好友给他陪葬。”宋博妄警告周慈。

周慈从他的话里听出了信息,她的孩子没事,她下意识松了一口气,“对不起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宋博妄松开了她的下巴,没有回应她的话。

周慈想了想,说:“你先回去休息吧,有护工照顾我就好了。”

“我的事情,轮不到你管。”宋博妄冷冷命令她,“闭上你的嘴。”

周慈被他的目光震慑到,赶忙噤声,低下了头。

宋博妄看到她这样子,又是一阵烦躁,“躺下睡觉,杵着干什么?”

周慈“噢”,赶紧躺了下来,她其实想问问他,医生是怎么安排的,但看宋博妄的状态,应当是问不出什么了。

不过,他虽然生气,好像并没有提起那件事情……医生没和他说么?

周慈捏紧了被子,那她明天能不能让医生替她保守那个秘密?

周慈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,隔天早晨醒来的时候,她便看见了常久的身影。

“你醒了。”常久提着保温盒放到床边,同她说,“我让阿姨煮了点汤过来,你先吃点东西,等下医生来给你检查一下。”

周慈点点头,同常久道谢后,视线四处逡巡着,病房里已经没有了宋博妄的身影。

常久仿佛已经猜到了她的想法,“我哥回去换衣服了,应该快回来了。”

周慈有点不好意思,“我没有在找他。”

这解释一听就是口是心非,但常久没拆穿,帮忙把周慈扶了起来,和她一起坐着吃早饭。

周慈喝了几口汤,便开始问常久,“我要住院多久?”

常久说,“医生只说要住院保胎,具体多久,可能得等下看看你的情况再判断。”

周慈轻轻点头。

常久低头看了一眼周慈的小腹,那里平坦无比,她整个人消瘦到不行,看着根本不像怀孕的,她这样子,怎么有营养分给肚子里的孩子。

常久忍不住问她,“你怀孕多久了?”

周慈想了想,说:“到今天,六十三天了。”

周慈把怀孕的日期记得这么清楚,说明她也很在意这个孩子。